近期东北地区大豆行情整体趋稳,购销两端均难有作为,价格处于涨跌两难状态。市场压力已经逐步由产区转向销区,进入5月份以后,东北大豆在南北方流通迟滞的现象尤为明显…

6月下旬,东北大豆价格出现一定幅度下跌,各主要产区收购及出货价格普遍下滑40~60元/吨,局部地区下跌100元/吨,这主要因市场出现集中售粮现象,端午节后东北地区气温骤然升高,大豆保管难度增加。山东大型蛋白加工企业6月末下调厂门收购价,报价从4400元/吨下调至4320元/吨。企业报价下调,导致东北地区蛋白豆价格跟随下滑。

目前东北大豆剩余量在200万吨以上,对价格形成长久压制,到6~7月南方气温普遍升高,豆制品需求将进入淡季,加之进口冲击,后期豆价涨势可能难以持续。
4月…

近期东北地区大豆行情整体趋稳,购销两端均难有作为,价格处于涨跌两难状态。市场压力已经逐步由产区转向销区,进入5月份以后,东北大豆在南北方流通迟滞的现象尤为明显,产地装车价格普遍涨至4200~4300元/吨,之后市场成交量开始下降。

近期东北地区气温骤然升高,6月末局部地区已经达到30℃以上。随着各地气温骤升,农民卖粮心切,拖累价格弱势下行。从往年市场购销状况看,6月过后大豆出现赤变的风险是最大的。一旦发生赤变,企业加工出油率降低,产出豆油色泽加深,而加工豆制品则有酸败味,大大降低了大豆的使用价值。

目前东北大豆剩余量在200万吨以上,对价格形成长久压制,到6~7月南方气温普遍升高,豆制品需求将进入淡季,加之进口冲击,后期豆价涨势可能难以持续。

销区库存高企近期采购减少

余粮变质必然导致市场价格下滑,2012/2013年度大豆市场就发生过大豆大面积红变现象,因为2012年产大豆水分普遍偏高,且因当年粮库收购量小,市场余粮偏多,6月份以后随着气温升高大豆普遍变质,市场价格也一落千丈。

4月中旬开始,东北地区大豆开始止跌反弹,短短一周交易时间内,收购均价从3767元/吨涨至3978元/吨,累计涨幅211元/吨,个别地区涨幅达到300元/吨。商品价格上涨的同时,带动市场走货量增加,南方贸易类型主体以及加工企业启动备货,东北豆外销有所好转。

4月份开始东北大豆止跌反弹,市场形成“V”字型反转走势,这令中间环节贸易商以及加工企业采购热情高涨,所以4月中下旬至5月初市场出现抢购热潮,加工企业及贸易类型主体补库节奏加快,南方食品豆库存激增,市场销售压力也随之增加。

目前农民主要存在两种心态:一方面担忧未来余粮变质,所以现阶段加紧出货以避免损失;另一方面对后市看涨希望落空。

近期大豆量价齐增主要得益于两点:一是农民余豆积压,上涨信号启动后贸易商普遍补充库存;二是东北春播即将启动,豆农忙于春耕,惜售心理增强,进一步增加市场收购难度,同时也刺激贸易商提价收购。但支撑价格上涨的因素只是阶段性的,并非实质性利多。

进入6月份后随着各地气温升高,蔬菜价格回落导致大豆食用需求量减少,加工企业开机率降低,市场实际需求呈下滑趋势,高库存、低消耗在南方各个主要销区表现明显。部分市场货源偏多、竞争激烈、报价混乱,这种情况在山东、北京、河南一带表现尤为明显,山东临沂市场目前东北大豆销售价格为4300元/吨,而滕州及德州等地销售价格最低4400元/吨,临沂地区大豆经销商多,在恶性竞争压力下市场价格始终低位运行。河南郑州4360元/吨的销售价格维持近1个月,市场库存高企、消耗慢,4月份采购的货源仍较缓慢。

从近1个月的价格走势看,东北大豆价格重心虽然呈现缓慢上移趋势,但6月份过后价格上涨非常缓慢,各地基层毛粮收购价格始终在3800~3900元/吨区间运行,局部地区能够达到4000元/吨左右。这与去年同期相比价差过大,农民普遍对后市持悲观预期,即使有部分豆农看涨也认为整体涨幅有限,因此,市场出现一小波卖粮高峰。不过这个卖粮期不及3月份火热,所以这波下跌行情整体跌幅并不大。

本土油脂企业报价下调

进口大豆续跌冲击作用增强

蛋白厂报价下调拖累市场

本周东北地区油厂报价有所下调,黑龙江双鸭山一带油脂企业报价3300~3400元/吨,较上周下跌100元/吨。下游粕类产品价格不断下挫,导致东北地区油脂企业压榨利润再次回归到盈亏平衡点下方。按照双鸭山地区油厂豆油7000元/吨、豆粕2950元/吨,出粕率79.5%、出油率16.5%,前期库存成本3400元/吨计算,压榨利润为-85元/吨。按照目前收购价格3300元/吨计算,油、粕价格不变,压榨利润为15元/吨。

近一周,山东青岛港美豆报价维持在3030~3050元/吨区间。跟随美盘跌势,近两年山东港口进口大豆现货价格一路下跌,无论是中间环节贸易商,还是终端需求企业,多是随用随采策略,这导致市场成交量明显下降。所以,今年即使在5~6月份这个特殊的美国向南美大豆转换的过渡时期,市场也没有出现往年的供应紧张局面。

6月末,山东万德福、谷神等企业厂门大豆收购报价调整为4320元/吨,较前期下调80元/吨。蛋白企业前期收购积极性较高,库存处于饱和状态,近期企业采购节奏放缓,报价也随之下调。受山东企业降价影响,东北主要产区北安、海伦等地蛋白豆价格下跌60~80元/吨。
除了蛋白企业,南方食品加工厂同样库存高企。大商所前期调研数据显示,目前南方主要加工豆制品的企业库存多在1个月以上,而且进入消费淡季,豆制品需求差,企业加工萎缩,库存消耗慢,直接导致贸易商市场大豆走货量下降,进而加剧东北产地滞销局面。

由于以库存大豆压榨已经处于亏损状态,所以企业开始下调大豆收购报价,黑龙江哈尔滨地区油豆收购价格降至3400~3500元/吨,按照哈尔滨周边豆油7500元/吨、豆粕2980元/吨计算,企业压榨利润为57元/吨。

进口大豆目前只在国内的山东港口进行分销,广东、福建及江苏等港口多是压榨企业或者是大型进口公司直接进口,当然也有大型贸易公司对外出售,不过具体形式与山东市场不同,多是企业对企业,很少有一级或者二级贸易商活跃于市场。

除受蛋白豆跌价影响,进口豆的影响日趋增强。进口豆替代国产豆用
于食品加工的现象近两年较为普遍,因为对转基因大豆用于食品加工环节的监管缺位,国内以山东为源头向周边市场辐射,进口大豆开始大量进入粮食批发市场,显然已经变成了公开化的贸易流通。

按照企业厂门报价收购大豆显然是有利润的,但是市场实际情况不同,各地大豆价格普遍大幅度上调,企业再次陷入困境。当前黑龙江中西部、北部等地毛粮价格普遍在3600~3700元/吨,佳木斯、双鸭山一带毛粮价格偏低,在3400~3500元/吨之间。

关注内外价差可以看出,4月份南方各市场东北大豆销售价格与进口大豆价差大概在800~900元/吨,进入6月份,两者价差扩大至1200元/吨。价差扩大刺激越来越多的需求主体采购进口大豆,也令国产大豆在食用市场上的消费份额被抢占。因此,在这种外围因素影响下,即使今年东北大豆产量下降明显,未来价格涨幅也始终受到进口的压制,爆发性上涨的行情料难出现。

所幸的是,现在国家对于进口分销控制较为严格,两广、江浙等沿海港口地区限制进口大豆在港口进行分销,所以,现在市面上进口大豆多是从山东口岸运输,广东、福建等地虽然也有企业进行加工,但多是从港口油厂或者大型进口贸易公司购买,大豆还没有进入粮食批发市场。

企业下调报价很难获得大豆成交,东北饲料粕的生存空间日趋减小。若中短期内美盘持续在千美分下运行,东北地区油脂企业很难大量加工,如果企业收购力度减弱,商品豆供给过剩局面难以缓解。

压榨行业萎缩缺乏收购主体

除转基因大豆冲击外,今年俄罗斯非转基因大豆进入东北口岸的数量也大幅度增加,对东北地区行情形成较大冲击。目前黑龙江黑河、绥芬河、同江、鸡西等对俄口岸均有俄罗斯大豆进口,市场上销售的俄罗斯大豆主要过2.0筛或者3.0筛,销售价格在3700~3900元/吨不等,与东北大豆上车价相差200元/吨以上。由于进口俄罗斯大豆也是非转基因大豆,东北一些加工低温粕或酱油粕的大型企业,更倾向于采购俄罗斯的非转基因大豆,这就进一步加剧国产豆外销艰难的局面。

关内大豆未来涨幅有限

东北地区饲料粕加工行业萎缩的状况近两年较为突出,油厂停产或者转型现象普遍,部分企业由压榨饲料粕转为加工低温粕或者酱油粕,更多的企业长期处于停产状态,这导致国产大豆在本土的加工量连续下滑,内蒙古及东北三省产出大豆更多进入贸易环节。

从大商所调研结果看,今年东北地区大豆种植面积降幅较大,黑龙江农垦地区播种面积与去年相比变化不大,基层散户种植面积减少幅度较大,总体预测今年东北地区面积较去年同期减少25.07%。

在东北大豆价格上涨的同时,关内地区价格同步上涨。目前安徽萧县、百善、灵璧等主要产区装车价集中在5260~5280元/吨区间,较前期上涨20元/吨左右,收购价格也较上周上涨20元/吨,亳州以及阜阳一带装车价格也从前期的5140元/吨涨至5200元/吨左右。

在国家临储收购政策取消后,国产大豆遭受重创,以往市场呈现“粮库收购、企业收购、贸易商收购”三足鼎立的局面,市场往往会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但2014年开始东北地区“卖粮难”的局面凸显。缺少了粮库及企业入市大量收购,东北大豆滞销现象明显。

从余粮情况看,豆农所存余粮比例逐步缩减,个别地区余粮下降至10%,虽然现阶段南北方市场并不缺粮,但以当前余粮剩余量不足以供应新粮上市前的3个月市场消耗量,所以在国储库存不抛售的情况下,未来市场必然会出现青黄不接局面,所以从长期观点看,价格仍然有上涨机会。因前期降价,收购量减少,山东企业7月初又开始上调报价,恢复了4400元/吨的收购价格。

基层优质粮供应匮乏,且豆农普遍惜售,导致关内地区市场收购不上量,这进一步刺激贸易商提价收购。

(文章来源:粮油市场报)

国内蛋白厂年加工量可达180万~200万吨,所以蛋白豆本身存在刚性需求,市场呈供不应求格局。若蛋白豆价格相对坚挺,对商品豆市场是强有力的支撑。未来山东企业蛋白豆收购价格可能继续上调,所以,短期内商品豆在其支撑下很难下滑,但上涨行情仍有待酝酿。

去年同期安徽淮北主要产区大豆收购价及出货价分别为5400元/吨、5600元/吨,今年价格较去年同期下跌400元/吨左右,这也是当前豆农普遍挺价惜售的主要原因。

虽然近期价格略有抬头,但整体上涨的幅度以及速度都非常有限和缓慢。中短期看,未来安徽大豆的上涨空间可能有限。即将进入传统消费淡季,随着南方气温普遍回升,蔬菜价格回落必然降低市场对豆制品的需求,而且销区现阶段东北大豆与关内大豆的价差在1000元/吨左右,去年同期价差为600元/吨,今年过高的价差将进一步削弱关内大豆的市场竞争力,也同时限制价格涨幅。

另外,6月份湖北大豆将大量上市,因其蛋白含量高而备受市场青睐,这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市场对关内大豆的需求。

高库存仍需缓慢消化

当前东北整体余豆比例为30%~35%,个别地区不足30%,按照今年东北3省产量686.1万吨计算,余豆尚有200万~235万吨,去年同期剩余在70万~80万吨之间。

从供需基本面分析,今年市场供应非常宽松,新豆上市之前市场仍需缓慢消化高库存,这对价格持续上涨不利。而且现阶段价格上行并不具备实质性推动因素,主要因为中间环节贸易商备货以及豆农惜售。5月下旬至6月初东北春耕收尾后,部分农民会将存豆出售,如果豆农急于在伏天到来之前销售余豆,市场价格可能再次回探,不过很难回到前期低点。

另外,近几年进口大豆对国产大豆的冲击呈增强态势,目前已有贸易商开始经营过筛的转基因大豆,进口大豆用于食品加工的规模不断壮大。

国内进口量连续增长,国产大豆消费空间被长期挤占,在国际豆价偏低的大环境下,国产豆必然受到束缚,难以爆发性上涨。

就短期行情看,豆农惜售所体现的利多将日趋明显,东北各产区价格仍有上涨空间。5月末前后市场可能再现一波卖粮小高峰,不过价格跌幅将受限,所以,建议贸易主体对普通商品豆以建立短周期库存为主,可适量多建立优质大豆库存,因为优质大豆供给仍然偏紧,7~8月价格仍有上行空间。

(文章来源:粮油市场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