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下,一些地方组织科技下乡活动,似乎形成了一种模式: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集中人员,统一内容,有的还包罗万象,把各类与农村有关的单位…

王成明

“陕西咸阳市淳化县在农民科技培训中跳出传统培训思维,将过去在培训中的远程教育‘转播’变为田头、圈舍的现场‘直播’,将科技培训‘派餐’变为农民自主‘点餐’,将传统的填鸭式‘灌输’培训变为专家技术人员与农民面对面的‘交流’”(《陕西日报》2012年12月18日)。这些做法颇值深思。
应该说,目前各地都十分重视对农民进行科技培训工作,也收到了很多成效。但也不必讳言,个别地方还习惯于搞形式,喜欢所谓“大呼隆”式科技培训。譬如,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集中人员,统一内容,有的甚至还包罗万象,把各类与农村有关的单位都组织起来,像会餐一样搞综合性科技下乡,以至于浩浩荡荡、红旗飘扬、锣鼓喧天、人声鼎沸,看上去很有声势,十分热闹,但效果却不一定理想。因为下乡的科技人员开的是“大灶”,送的是“大锅饭”,讲的是“大众话”,搞的是“大场面”,最大的缺陷则是针对性不强,操作性欠缺。农民群众急需解决的具体问题,往往琐碎、细小,难以在这种大场合下提出和解决。结果,农技人员忙忙碌碌,却满足不了农民需要,科技培训成了盲目送技。
细节决定成败,方法保证效果。科技培训,目的是要帮助农民学到农业科技知识,掌握农业实用技术,解决他们在生产活动中的实际困难。要达此目的,就要讲究培训的方法。应该看到,由于受生产条件、文化水平和知识层次的影响,不同乡村、不同农户,在农业生产中会遇到不同的难题;即使同一个村、同一块地,也因为作物品种、作物技术的不同,导致农民对农技知识的需求不尽相同。譬如搞养殖与搞种植的农民之间,对农技知识的需求就不同;而种植业内,还会有种粮食与种蔬菜的农民之间对农技知识的需求不同。如果不能考虑这些需求的个别性、特殊性,有的放矢、因人因户地去传授农技知识,解疑释惑,农民就很难学到实用知识,科技下乡也会难以取得理想的效果。
想到这些,就深感淳化县这些做法的高明。在农民科技培训中推行“三变”,把过去的“转播”变“直播”,“派餐”变“点餐”,“填鸭”变“交流”,其核心就是针对农民群众在生产实践中遇到的实际问题,面对面释难,手把手传授,有的放矢,现场解疑。这样,就做到了农民缺什么技术就传授什么技术,有哪些难题就帮助解决哪些难题,再加上当地实施的相互交流,点题询问,电话咨询等措施,真正实现了有针对性地惊醒科技培训。同时,农民听得懂、学得会、用得着,符合了农民的实际需要,科技培训也获得了实效。
农民科技培训“三变”,实在是个好办法,值得赞赏,值得推崇,值得各地借鉴。同样,农民群众也希望各地采取更多更好的办法推广农业科技,好让他们掌握更多更实用的农业新技术新知识,以便在加快农业发展、全面建成小康的道路上步伐更快捷,走得更顺畅!

时下,一些地方组织科技下乡活动,似乎形成了一种模式: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集中人员,统一内容,有的还包罗万象,把各类与农村有关的单位都组织起来,像会餐一样搞综合性科技下乡,但效果却不理想。因为下乡的科技人员开的是“大灶”,送的是“大锅饭”,讲的是“大众话”,搞的是“大场面”,最大的缺陷则是针对性不强,操作性欠缺。农民群众急需解决的具体问题,往往琐碎、细小,难以在这种大场合下提出和解决。

时下,一些地方组织科技下乡活动,似乎形成了一种模式: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集中人员,统一内容,有的还包罗万象,把各类与农村有关的单位都组织起来,像会餐一样搞综合性科技下乡,但效果却不理想。因为下乡的科技人员开的是“大灶”,送的是“大锅饭”,讲的是“大众话”,搞的是“大场面”,最大的缺陷则是针对性不强,操作性欠缺。农民群众急需解决的具体问题,往往琐碎、细小,难以在这种大场合下提出和解决。

科技下乡,目的是要帮助农民学到农业科技知识,掌握农业实用技术,解决他们在生产活动中的实际困难。要达此目的,就要讲究“送”的方法。改进科技下乡方式,变“大锅饭”为“烹小鲜”,让科技人员增强针对性,加强灵活性,分头下乡入户,深入田间地头,按农民的需求去面对面对地讲,手把手地教。农民缺什么技术就传授什么技术,有哪些难题就帮助解决哪些难题,这样农民听得懂、学得会、用得着,科技下乡自然可以得到实效。

科技下乡,目的是要帮助农民学到农业科技知识,掌握农业实用技术,解决他们在生产活动中的实际困难。要达此目的,就要讲究“送”的方法。改进科技下乡方式,变“大锅饭”为“烹小鲜”,让科技人员增强针对性,加强灵活性,分头下乡入户,深入田间地头,按农民的需求去面对面对地讲,手把手地教。农民缺什么技术就传授什么技术,有哪些难题就帮助解决哪些难题,这样农民听得懂、学得会、用得着,科技下乡自然可以得到实效。

编辑:中国兴农网

责任编辑:雍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