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湖北春晖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湖北春晖集团董事长谭伦蔚
(中国经济网记者裴小阁 摄) 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8日讯(记者 蔡情 专栏)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春晖农…

图片 1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春晖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湖北春晖集团董事长谭伦蔚
(中国经济网记者裴小阁 摄)

全国人民代表、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张晓山做客中国经济网“中经两会之夜”栏目。中国经济网
陈昊明/摄

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8日讯(记者 蔡情 专栏)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春晖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湖北春晖集团董事长谭伦蔚在3月7日晚做客由中国经济网和荆楚网联合举办的“中经两会之夜–湖北代表话‘三农’”访谈时指出:“股份制合作是和农户合作的最稳定的关系。”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分享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马瑞强做客中国经济网“中经两会之夜”栏目。中国经济网
陈昊明/摄

春晖集团目前的土地流转规模目前有11万亩,在与农户土地合作的路上春晖已经走了五年。谭伦蔚代表直言:“五年也不容易,三农企业走五年一路也是含辛茹苦。”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春晖农机专业合作社社长、湖北春晖集团董事长谭伦蔚做客中国经济网“中经两会之夜”栏目。中国经济网
陈昊明/摄

谭伦蔚代表介绍称:“资源流转、托管、联合,以及我们最终采取的股份合作,其他的三种基本被我们屏蔽。”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银香伟业集团公司董事长王银香做客中国经济网“中经两会之夜”栏目。中国经济网
陈昊明/摄

谈到农业企业的发展时,谭伦蔚代表对中国经济网记者指出,这需要解决资金和人才两方面的问题。对于资金问题,谭伦蔚代表表示:“农业是弱势产业,农业处于最低端,资金流向是逐利,能够放给央企不会放给国企,能够放给国企绝对不放给民企,能放给民企绝对不放给合作社。”

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14日讯
3月13日,全国人大代表、山东银香伟业集团公司董事长王银香,全国人民代表、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张晓山,全国人大代表、湖北春晖农机专业合作社社长、湖北春晖集团董事长谭伦蔚,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分享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马瑞强共同做客中国经济网“中经两会之夜”栏目,共同探讨农村一二三产融合与农村金融等相关话题。

谭伦蔚代表认为,原来农村合作信用社方面有2-5万元对农户的信用抵押贷款,而其他的银行基本上是采取封闭的态度。“商业银行只是在当地吸引资金,然后把资金流向北京和上海,不会留在本地。”因此,谭伦蔚代表建议加大农业投入,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予以倾斜和支持,启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和财政贴息贷款,缓解资金压力。

谭伦蔚表示,农村一二三产融合,产业发展涉及到土地、资金和人员的流通,其中土地政策改革尤为重要。“农村经营性土地是否入市?我到农村来投资,我的经营权能不能贷款,当中涉及到物权法、担保法、土地承包法、和前两年国会的民法典,包括土地部门的土地管理法几种法都是对冲的”。

对于人才问题,谭伦蔚代表表示:“想要留住人才比较困难。要解决这个问题,最需要解决的是人们的观念问题,其次才是资金的问题。”谭伦蔚代表认为,如果鲤鱼跳龙门的观念不更新,人才问题就很难解决。打造职业农民对做好农村土地流转至关重要。

谭伦蔚认为,工商资本进入农业之后有5个环节要解决。第一个环节是税收政策;第二是财政补贴;第三个金融支持;第四个是保险跟进;第五个是科技支撑。只有把这五个环节进行完善后,企业才会到农业来发展。谭伦蔚还表示,金融企业不愿意给农民贷款,银行又存在有钱无处可放的情况,他呼吁能否从国家的层面上成立大的农业担保平台以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依附于农村土地上所有的行为都必须要给农民带来利益两个字,无利不早起。倘若没有利益的合作,单方面大企业想占小企业、小企业想占农民家门前的那三尺硬土,你想跟我土地流转,我在土地上没有获得利益,第一年我给你,第二年你把土地做好我就要回来。为什么我们要股份制?因为股份制是给自己打工,所有合作不能排除利益两个字。”谭伦蔚代表指出。

马瑞强表示,农村金融应该是制约农村、农业发展最大限制性因素之一,现在的“三权分置”中《土地承包法》这要重新界定,“三权分置”到底哪三权,必须要赶紧固化确定。三权确定之后,农村金融才能顺利进来。

谭伦蔚,全国人大代表、湖北春晖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湖北春晖集团董事长。

王银香表示,金融资本要考虑投资成本和回报利润,而农业本身就是投入大、周期长、利润空间低。农村土地是集体土地,无法抵押贷款。而在农业保险方面,缺乏有效的评估机构,导致了农民的积极性不高。

(责任编辑:康博)

张晓山表示,农村土地制度变革的顶层设计还不够完善,农民和土地的承包关系要稳定并保持长久不变中的“不变”需要具体明确。“三权分置”本身是流转经营权,促进农业的适度规模经营,但对于农业投资来讲,需要时间较长的稳定预期,该问题目前仍有待明确。

对于宅基地问题,张晓山表示,全国共有宅基地3.1亿亩,其中农民宅基地1.7亿亩,《土地管理法》中指出,作为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的使用权不能出租转让。但是,在倡导下乡、返乡和农村创业发展的趋势下,能否买一块宅基地使用权来用,目前均有待政策破解。

对于农业金融和保险业不愿意进入农业,张晓山表示,除了风险不可控运营成本太高也是原因之一。“面对千家万户的小农户,费劲口舌跟他们做这种交易”,他也呼吁,能有一个平台的出现,减少保险公司和农民双方的交易风险,使金融保险能够放心地进入农业,给农民提供相应的金融保险的支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