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好村庄,要有一个好领导班子;而一个好班子,首先要有一个好班长。即墨环秀街道王家庄村党总支书记周连军就是这样一位
好班长 ,在他的带领下,王家庄村建成了即墨市规模最大、档次最高、…

本报记者张凤云
在农村,不到十五不算过完年,所以正月初六这一天,节日的气氛还在。山东省即墨市环秀街道王家庄村那条东西走向的大马路上人流、车流熙来攘往,2.7公里的王家庄家居建材…

山东省即墨市王家庄村党总支书记周连军说——

一个好村庄,要有一个好领导班子;而一个好班子,首先要有一个好班长。即墨环秀街道王家庄村党总支书记周连军就是这样一位“好班长”,在他的带领下,王家庄村建成了即墨市规模最大、档次最高、品种最全的家居建材综合市场,建材市场发展到了近30万平方米。2016年,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了28569元,集体资产20多亿元。

本报记者张凤云

管村,比管家责任更重

集体经营守住财富

在农村,不到十五不算过完年,所以正月初六这一天,节日的气氛还在。山东省即墨市环秀街道王家庄村那条东西走向的大马路上人流、车流熙来攘往,2.7公里的王家庄家居建材市场已经有商户开始营业。

本报记者张凤云

1980年的秋天,刚刚从庙头大队拆分出来的王家庄村面临着选当家人的问题。当过兵的周连军被推上了村庄带头人的位置。

王家庄村再也不同以往了。如今这里聚集全国高端家具建材品牌,林林总总的商店和饭馆填满大街小巷,供电所、医院、学校一应俱全,俨然一派发展中的小城镇模样。2016年,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28569元,集体资产20多亿元。

在农村,不到十五不算过完年,所以正月初六这一天,节日的气氛还在。山东省即墨市环秀街道王家庄村那条东西走向的大马路上人流、车流熙来攘往,2.7公里的王家庄家居建材市场已经有商户开始营业。

不过,对于村庄的未来,他一点都没底,“太穷了,5间祠堂,几间破牛棚,全村690来号人,每人半亩多地,这就是全部的家底。”

这一切的转变,都跟一个人有关,那就是村党总支书记周连军。

王家庄村再也不同以往了。如今这里聚集全国高端家具建材品牌,林林总总的商店和饭馆填满大街小巷,供电所、医院、学校一应俱全,俨然一派发展中的小城镇模样。2016年,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28569元,集体资产20多亿元。

“大伙儿信任我,咱又是共产党员,就觉得得好好干。”周连军暗暗下了决心,要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不种地瓜,就种麦子,叫乡亲们吃上白面馒头

这一切的转变,都跟一个人有关,那就是村党总支书记周连军。

“每人半亩地,不管是自己种还是租出去,能收入多少?按一亩地1200斤麦子、80%的出面率算,也分不了几百斤面。”1989年,各家各户都按了红手印,村子选择发展集体经济。

1980年的秋天,刚从庙头大队拆分出来的王家庄村面临选当家人的问题。这一天,周连军没有急着往家走,而是坐在一块地的边陇上,反复琢磨几个老党员对他说的话,“你得干,你得把这个担子担起来。”

不种地瓜,就种麦子,叫乡亲们吃上白面馒头

为了跟上改革发展的步伐,王家庄村党总支从转变发展理念着手,经常组织党员干部带着问题集中学习、外出考察、开展大讨论……周连军说:“改革要趁早,调整也要快,等到行情不好时再改再调,就迟了。”

“那时候老百姓生活就靠生产队分粮食,上来一看很愁人。但是大家伙信任我,咱又是共产党员,就觉得得好好干。”周连军说。

1980年的秋天,刚从庙头大队拆分出来的王家庄村面临选当家人的问题。这一天,周连军没有急着往家走,而是坐在一块地的边陇上,反复琢磨几个老党员对他说的话,“你得干,你得把这个担子担起来。”

集体经营的发展思路和“不卖光”的经营理念给王家庄村带来了可观的收益。由农业而工业,由工业而商业,由商业现在又转为精品商业,30多年来,王家庄村在周连军的带领下迈过了一道又一道的坎儿,集体经济越来越壮大。

当务之急是解决吃粮问题。周连军便和村里人商量着打井。1981年秋天,王家庄几乎拼上全村力量,开始规划打一眼大口井。

“那时候老百姓生活就靠生产队分粮食,上来一看很愁人。但是大家伙信任我,咱又是共产党员,就觉得得好好干。”周连军说。

党建兴村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起这眼井,问题却并没有完全解决。王家庄村的耕地有很大一部分在墨水河西岸,最远地块离井将近3公里。周连军又开始琢磨怎样把水引到这几百亩土地上。

当务之急是解决吃粮问题。周连军便和村里人商量着打井。1981年秋天,王家庄几乎拼上全村力量,开始规划打一眼大口井。

王家庄村已连续18年坚持为村民发放面、油、米等基本福利,村集体出资为全村村民办理了大病医疗保险,60周岁以上的老人每月发放650——720元的生活补助,建立了村级救助制度,对于贫困户、因病致贫的村民实施定期救助,每年用于村民的福利支出达390万元,村民的幸福感越来越高。

“当时公社有两根管道,借给我们一根。可是过河这块怎么办?这条河至少200米宽,就出去求人买回残品管子,回来自己接自己顺,这才把管道接通。”回想起过去的岁月,周连军感慨不已。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起这眼井,问题却并没有完全解决。王家庄村的耕地有很大一部分在墨水河西岸,最远地块离井将近3公里。周连军又开始琢磨怎样把水引到这几百亩土地上。

“村庄发展要有方向,方向是关键。王家庄村30多年来改革发展,坚持做到了坚持听党的话,坚定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在周连军看来,党建工作夯实了王家庄村干部群众共同奋斗的思想基础,也赢得了经济发展的共赢局面。

有了大口井,又安装上了管道,王家庄村的土地可以半月轮换浇一遍水,彻底改变了原来浇不上水、打不出粮的历史。可是周连军并没有就此满足,转过年来召开生产队长会,就提出改变种植结构,由红薯向主要种植麦子、玉米等粮食作物转变。

“当时公社有两根管道,借给我们一根。可是过河这块怎么办?这条河至少200米宽,就出去求人买回残品管子,回来自己接自己顺,这才把管道接通。”回想起过去的岁月,周连军感慨不已。

周连军说,党建是龙头、是核心、是根本。党员网格化管理是王家庄村党建的一项创新,目的就是要密切村党委与群众之间的联系,传达党的声音,了解群众需求。通过党员网格化管理,王家庄村129名党员担任起全村1309位村民的联系人。

那一年王家庄村粮食产量增长30%,向国家上缴9万斤粮食后,部分生产队人均余粮还能达到170斤;1983年全村4个生产小队人均将近230斤小麦,在当时城关镇53个大队中一举进入前十名。

有了大口井,又安装上了管道,王家庄村的土地可以半月轮换浇一遍水,彻底改变了原来浇不上水、打不出粮的历史。可是周连军并没有就此满足,转过年来召开生产队长会,就提出改变种植结构,由红薯向主要种植麦子、玉米等粮食作物转变。

通过党建创新,王家庄探索建立起一套切实可行的决策、考核、监督机制。每月10日,集中开展村务公开、民主议政、干部下访和基层调解,收集村民意见,保障党员群众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每季度还要召开党员会议,既学习理论,又讨论发展。

为了村民手里有钱花,十多年没在家过小年

那一年王家庄村粮食产量增长30%,向国家上缴9万斤粮食后,部分生产队人均余粮还能达到170斤;1983年全村4个生产小队人均将近230斤小麦,在当时城关镇53个大队中一举进入前十名。

千方百计搞服务

到了1983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这个普通的华东小村。恰逢整个国家的工业化正在起步,乡镇企业方兴未艾,周连军和村里一班人分析来分析去,也想着从第二产业上寻找突破口。

为了村民手里有钱花,十多年没在家过小年

一个村庄就是一个社会,怎么治理是门大学问。在周连军看来,关键就是一点:责任重于一切,“用好一个人,既要给他权力,又要给他责任,让合适的人上合适的岗,干合适的事。”

东挪西凑借来3000元,上青岛买回一个小车床、一套小冲床、一套电焊机、一套气焊机,王家庄村的村办企业就这样起步了。

到了1983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这个普通的华东小村。恰逢整个国家的工业化正在起步,乡镇企业方兴未艾,周连军和村里一班人分析来分析去,也想着从第二产业上寻找突破口。

“不是少数人监督多数人,而是多数人监督少数人”,注重群众监督是王家庄村的好传统。王家庄村率先实现党务、村务“两公开”,落实了村民的知情权、监督权。全体村民讨论、修改《村规民约》,村民全体签字通过,强化“制度管人”的群众基础。

发展需要人才。维修部刚成立的时候,村里连会修拖拉机的技术员都没有。周连军就觉得必须从村庄以外想办法。“只要听说哪里有技术员,想方设法请过来。当时有个杨师傅,有门路推销黄酒,离着三四十里路,连军就骑自行车过去请,一遍不行两遍,到底把这伙计感动来了。”

东挪西凑借来3000元,上青岛买回一个小车床、一套小冲床、一套电焊机、一套气焊机,王家庄村的村办企业就这样起步了。

在王家庄村两委班子,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两委班子必须把全部精力放在集体经济上,只要是两委班子成员,不准买地,不准搞企业。王家庄村党总支副书记兼村委委员周连义说,当书记37年来,周连军没有一间门头房,也没有一分地。

凭着一股子钻天拱地的劲头,周连军带着村“两委”一班人为王家庄聚拢一批国营企业的老技术员、销售员,本村的技术工人也培养了起来。慢慢的,村里几个小作坊开始承接来自即墨甚至青岛大工厂的零部件加工了,与外面的世界有了更紧密的连接。

发展需要人才。维修部刚成立的时候,村里连会修拖拉机的技术员都没有。周连军就觉得必须从村庄以外想办法。“只要听说哪里有技术员,想方设法请过来。当时有个杨师傅,有门路推销黄酒,离着三四十里路,连军就骑自行车过去请,一遍不行两遍,到底把这伙计感动来了。”

王家庄村退休老干部周秀兰告诉记者,村庄发展得好,主要是团结加上服务:团结村两委一班人,团结党员干部,团结群众,团结外来人员;服务,就是要为村民、为商户、为务工人员做好一切服务。在老人眼中,不论是村民还是服务王家庄的外地人,大到居住,小到孩子上学,两委班子都必须想尽千方百计去解决。

然而对于一个村庄来说,承接来自城市的工业品加工并不容易。为了给村里工厂揽活,周连军和村干部们想尽办法。

凭着一股子钻天拱地的劲头,周连军带着村“两委”一班人为王家庄聚拢一批国营企业的老技术员、销售员,本村的技术工人也培养了起来。慢慢的,村里几个小作坊开始承接来自即墨甚至青岛大工厂的零部件加工了,与外面的世界有了更紧密的连接。

“公章在咱手里,晚上都睡觉了,只要村民一敲窗户,马上就打开门办。连军对这一块掐得很严。包括他自己,包括电工,冬天企业停电了,咱村电工顶着西北风爬到电线杆子上去给人家接电。”周连义说,为了让企业专心搞经营,村委配备专门的企业联络员,企业来谈定厂房后,企业注册、税务、环保等一系列手续,都由企业联络员“跑腿”。

“十多年没在家过过小年。到年根了,也没别的,村里种的萝卜,装上五六斤,大白菜,装上两棵,就是请人家给咱村里介绍个活干。”

然而对于一个村庄来说,承接来自城市的工业品加工并不容易。为了给村里工厂揽活,周连军和村干部们想尽办法。

成就了村民和村庄,也就等于成就了自己

“十多年没在家过过小年。到年根了,也没别的,村里种的萝卜,装上五六斤,大白菜,装上两棵,就是请人家给咱村里介绍个活干。”

1988年,王家庄村集体收入达到23万元。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转过年来村庄便开始调转船头,走上一条新时期集体经济发展之路。

成就了村民和村庄,也就等于成就了自己

“每人半亩地,不管是自己种还是租出去,能收入多少?按一亩地1200斤麦子、80%的出面率算,也分不了几百斤面。村里召开‘两委’会、党员会、村民代表大会,大家说怎么办?都觉得集约经营是条路子。那时候我们发展第二产业,也得有地方盖厂房。”周连军说,开完会他们便下到各户统计民意,同意集体集约经营发展的占到96.7%,“分析我们的条件,逐步为王家庄乡亲们解决粮、面、油问题。”

1988年,王家庄村集体收入达到23万元。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转过年来村庄便开始调转船头,走上一条新时期集体经济发展之路。

集体经营带来可观收益,1989年王家庄村一下子招进五家企业,第二年村集体收入达到50多万元。

“每人半亩地,不管是自己种还是租出去,能收入多少?按一亩地1200斤麦子、80%的出面率算,也分不了几百斤面。村里召开‘两委’会、党员会、村民代表大会,大家说怎么办?都觉得集约经营是条路子。那时候我们发展第二产业,也得有地方盖厂房。”周连军说,开完会他们便下到各户统计民意,同意集体集约经营发展的占到96.7%,“分析我们的条件,逐步为王家庄乡亲们解决粮、面、油问题。”

对于一个身处工业化进程中的村庄而言,除了要解决土地供给问题,还需要基础配套。20世纪90年代末,农村停电是常有的事。周连军深知其中厉害,因此在市供电所在郊区寻找落脚地时,果断把握住机会。

集体经营带来可观收益,1989年王家庄村一下子招进五家企业,第二年村集体收入达到50多万元。

电的问题解决了,周连军又带着村民修路架桥,最多的一年,引进14家韩国企业、日本企业和意大利企业,总入住企业一度达到60多家。

对于一个身处工业化进程中的村庄而言,除了要解决土地供给问题,还需要基础配套。20世纪90年代末,农村停电是常有的事。周连军深知其中厉害,因此在市供电所在郊区寻找落脚地时,果断把握住机会。

由农业而工业,由工业而商业,由商业现在又转为精品商业,如今,村庄已成功实现“退二进三”,村集体家具建材市场发展到近30万平米,成为青岛及胶东知名、即墨市规模最大、档次最高、品种最全的家居建材综合市场。王家庄村也一跃成为即墨市集体经济发展翘楚,被评为“山东省文明村庄”、“山东省巾帼示范村”等。

电的问题解决了,周连军又带着村民修路架桥,最多的一年,引进14家韩国企业、日本企业和意大利企业,总入住企业一度达到60多家。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个曾经一穷二白的村庄能够经历风雨却一路向前?在周连军看来,关键就是两点:责任重于一切,方法需要到位。

由农业而工业,由工业而商业,由商业现在又转为精品商业,如今,村庄已成功实现“退二进三”,村集体家具建材市场发展到近30万平米,成为青岛及胶东知名、即墨市规模最大、档次最高、品种最全的家居建材综合市场。王家庄村也一跃成为即墨市集体经济发展翘楚,被评为“山东省文明村庄”、“山东省巾帼示范村”等。

有了责任,就会用心。2000年集体企业摘红帽子,周连军说这一砖一瓦都是乡亲们的,不能一夜沦为个人资产。所以王家庄村只卖设备,房子、土地这部分老百姓的利益都保留下来……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个曾经一穷二白的村庄能够经历风雨却一路向前?在周连军看来,关键就是两点:责任重于一切,方法需要到位。

如今王家庄村已连续18年坚持为村民发放面、油、米等基本福利,村集体出资为全村村民办理大病医疗保险,60周岁以上老人每月发放650元至720元生活补助,建起村级救助制度,对于贫困户、因病致贫村民实施定期救助,每年用于村民的福利支出达390万元。

有了责任,就会用心。2000年集体企业摘红帽子,周连军说这一砖一瓦都是乡亲们的,不能一夜沦为个人资产。所以王家庄村只卖设备,房子、土地这部分老百姓的利益都保留下来……

“你成就了村民,成就了村庄,实际上也成就了你自己。”周连军说,令他欣慰的是,这些年来村民们对“两委”班子都很支持。

如今王家庄村已连续18年坚持为村民发放面、油、米等基本福利,村集体出资为全村村民办理大病医疗保险,60周岁以上老人每月发放650元至720元生活补助,建起村级救助制度,对于贫困户、因病致贫村民实施定期救助,每年用于村民的福利支出达390万元。

“群众见了我们当干部的,这个叫‘二叔’,那个叫‘二哥’,也是对咱的一种认可。”周连军笑呵呵地说。

“你成就了村民,成就了村庄,实际上也成就了你自己。”周连军说,令他欣慰的是,这些年来村民们对“两委”班子都很支持。

“群众见了我们当干部的,这个叫‘二叔’,那个叫‘二哥’,也是对咱的一种认可。”周连军笑呵呵地说。

责任编辑:孙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