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湖北武汉“重走中俄万里茶道”跨越中蒙俄三国。这在启程仪式现场,一群俄罗斯年轻人吸引了人们的目光。他们…

俄罗丝学士对中国茶叶美评如潮,有说嘉鱼县羊楼洞。俄罗丝学士对中国茶叶美评如潮,有说嘉鱼县羊楼洞。18日,湖北武汉“重走中俄万里茶道”采访团开启跨越中蒙俄三国之行。在启程仪式现场,一群俄罗斯年轻人吸引了人们的目光。他们是来自俄联邦莫尔多瓦国立大学“中俄茶路夏令营”的10位师生。今年暑假前夕,他们在征得学校和政府的同意后,自发地组织了这个探寻中俄茶叶之路的夏令营。
闻悉“重走中俄万里茶道”采访团将从汉口启程,这群俄罗斯青年非常兴奋。18日一清早,他们赶到汉口江滩参加启程仪式,加入欢送采访团出发的人群。
10位营员中,年龄最长者弗拉基米尔是莫尔多瓦国立大学建筑系教授,他喜欢中国文化,还给自己起了个中文名字“沃华”。弗拉基米尔介绍,10天前,他们来到湖北武汉探源,踏访了汉口原俄国领事馆旧址、俄国茶叶大亨李凡诺夫公馆旧址及巴公房子等一批俄国茶商当年在当地办茶的遗存。数天前,他们还专程到“砖茶之乡”羊楼洞探访。在品尝了“川”牌青砖茶等老牌砖茶后,俄罗斯大学生对中国茶叶赞不绝口。弗拉基米尔对中国茶叶的味道更是“迷恋”,他激动地表示:希望这层关系能继续联络起来,让今天的俄罗斯人喝到中国的好茶。
弗拉基米尔的希望也是武汉纺织大学刘慧副教授的一个梦想。此次莫尔多瓦国立大学师生“中俄茶路夏令营”湖北武汉之行,也是在她的推动下促成。刘慧说,去年11月,她应邀赴莫尔多瓦讲学,在为期4个多月的教学与交流中,她向当地师生介绍了中俄万里茶道的历史,激发了当地学者及大学生们对研究中俄茶道的热情。
离开俄罗斯前,刘慧受到了莫尔多瓦共和国首府萨兰斯克市市长的接见。她对市长直言:这里人们喝的茶叶还不是真正的好茶,中国茶要比它们好得多,而汉口曾经是中国很大的茶叶港,可以重新开启两地茶叶贸易。市长非常赞成这一想法,市长夫人非常开心地说,中国茶叶确实非常好,他们也期盼能够重开茶叶之路。

俄罗丝学士对中国茶叶美评如潮,有说嘉鱼县羊楼洞。昨日,重走中俄万里茶道活动从汉口启程。有关万里茶道起点的说法向来存有争议,有说汉口,有说赤壁市羊楼洞,也有说福建武夷下梅村。

日前,湖北武汉重走中俄万里茶道跨越中蒙俄三国。这在启程仪式现场,一群俄罗斯年轻人吸引了人们的目光。他们是来自俄联邦莫尔多瓦国立大学中俄茶路夏令营的10位师生。

图片 1

俄罗丝学士对中国茶叶美评如潮,有说嘉鱼县羊楼洞。18日,湖北武汉重走中俄万里茶道采访团开启跨越中蒙俄三国之行。在启程仪式现场,一群俄罗斯年轻人吸引了人们的目光。他们是来自俄联邦莫尔多瓦国立大学中俄茶路夏令营的10位师生。今年暑假前夕,他们在征得学校和政府的同意后,自发地组织了这个探寻中俄茶叶之路的夏令营。

俄罗丝学士对中国茶叶美评如潮,有说嘉鱼县羊楼洞。俄罗丝学士对中国茶叶美评如潮,有说嘉鱼县羊楼洞。俄罗丝学士对中国茶叶美评如潮,有说嘉鱼县羊楼洞。羊楼洞曾是万里茶道主产地

俄罗丝学士对中国茶叶美评如潮,有说嘉鱼县羊楼洞。俄罗丝学士对中国茶叶美评如潮,有说嘉鱼县羊楼洞。闻悉重走中俄万里茶道采访团将从汉口启程,这群俄罗斯青年非常兴奋。18日一清早,他们赶到汉口江滩参加启程仪式,加入欢送采访团出发的人群。

俄罗丝学士对中国茶叶美评如潮,有说嘉鱼县羊楼洞。昨日,记者联系上重走中俄万里茶道活动成员、省社科院《茶叶之路》课题组专家刘晓航。

俄罗丝学士对中国茶叶美评如潮,有说嘉鱼县羊楼洞。俄罗丝学士对中国茶叶美评如潮,有说嘉鱼县羊楼洞。10位营员中,年龄最长者弗拉基米尔是莫尔多瓦国立大学建筑系教授,他喜欢中国文化,还给自己起了个中文名字沃华。弗拉基米尔介绍,10天前,他们来到湖北武汉探源,踏访了汉口原俄国领事馆旧址、俄国茶叶大亨李凡诺夫公馆旧址及巴公房子等一批俄国茶商当年在当地办茶的遗存。数天前,他们还专程到砖茶之乡羊楼洞探访。在品尝了川牌青砖茶等老牌砖茶后,俄罗斯大学生对中国茶叶赞不绝口。弗拉基米尔对中国茶叶的味道更是迷恋,他激动地表示:希望这层关系能继续联络起来,让今天的俄罗斯人喝到中国的好茶。

10日至17日,刘晓航一行已完成万里茶道的探源之旅,他们走访了以咸宁赤壁市羊楼洞社区为主的茶叶主产区。刘晓航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研究万里茶路,他说,作为继丝绸之路之后,第二条贯通中西的重要经济交流通道,茶叶之路曾繁盛过260年。据其介绍,湖北是产茶大省,却难得有人知道,在鄂南山区里深藏着一个砖茶生产地——赤壁明清古镇羊楼洞。这里生产的青砖茶,有一个深深的川字印记。“在俄罗斯,人们用手一摸摸到这个川字,就知道是好茶。”

弗拉基米尔的希望也是武汉纺织大学刘慧副教授的一个梦想。此次莫尔多瓦国立大学师生中俄茶路夏令营湖北武汉之行,也是在她的推动下促成。刘慧说,去年11月,她应邀赴莫尔多瓦讲学,在为期4个多月的教学与交流中,她向当地师生介绍了中俄万里茶道的历史,激发了当地学者及大学生们对研究中俄茶道的热情。

“是晋商使鄂南山区的这个小小古镇,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砖茶生产地。”刘晓航说。

离开俄罗斯前,刘慧受到了莫尔多瓦共和国首府萨兰斯克市市长的接见。她对市长直言:这里人们喝的茶叶还不是真正的好茶,中国茶要比它们好得多,而汉口曾经是中国很大的茶叶港,可以重新开启两地茶叶贸易。市长非常赞成这一想法,市长夫人非常开心地说,中国茶叶确实非常好,他们也期盼能够重开茶叶之路。

茶路贸易始于汉口

刘晓航研究认为,汉口虽然不是茶叶产地,却是茶叶的集散地,汇集羊楼洞等多地茶叶,茶路贸易始于汉口。

布衣参事陈勇是研究大汉口近代史的专家,收藏了许多珍贵的历史资料。他向万里茶道博物馆捐赠的《俄文津梁》一书,引起关注。该书系上世纪20年代的俄文教材,其封面刊载了“中俄茶路桥梁”地图。

记者看到,在这幅地图上,整个茶叶之路被画成了一座长长的桥梁示意图。桥上行人络绎不绝,可以看到中俄商人和骆驼队伍。长桥的起点为汉口,接下来依次标注了这座“茶路桥梁”所经过地方,尽头处指向莫斯科方向。

陈勇说,图中“茶路桥梁”以汉口为起点,并同时用俄文、中文标注,彰显了其作为近代中俄万里茶道的重要地位。

茶叶是俄罗斯人念念不忘的舌尖味道

机缘凑巧,昨日的启程仪式上,还迎来了10余名俄罗斯客人。他们是来自俄联邦莫尔多瓦国立大学的大学生和教师,正在汉口探源茶路起点。领队人是武汉纺织大学刘慧副教授,她于去年受聘于莫尔多瓦国立大学教中文。

刘慧说,20世纪初万里茶道衰落后,中俄茶叶贸易几乎中断,目前俄罗斯普遍饮用斯里兰卡红茶,味道不及中国茶叶。

师生们参观了原汉口俄租界和赤壁赵李桥砖茶厂等地,十分兴奋,大家希望,赤壁的砖茶能够再度进入俄罗斯。该校建筑系教授沃华说,俄罗斯名画《喝午茶的商人之妻》中,女主人手里捧着的就是中国茶。俄罗斯翻译小伙子巴沙说,他在中国留学七年,每次回家前祖母都要叮嘱他带茶叶,茶几乎成了老人家念念难忘的味道了。

背景

万里茶道的兴衰

中俄万里茶道是继丝绸之路之后又一条横跨亚欧大陆的国际商贸通道,起源于17世纪,全长1.3万公里。

对居住于高寒高纬度地区的肉食民族而言,茶叶能分解脂肪,又可消除燥热。到18世纪,中国砖茶在俄国乃至整个欧洲,培养了固定而庞大的消费群,尤其是西伯利亚以肉奶为食的游牧民族,到了“宁可一日不食,不可一日无茶”的地步。在俄边境城市恰克图,一块砖茶可以换一只羊。

至20世纪初,中国茶叶垄断了世界茶叶市场的86%,汉口输出的茶叶占国内茶叶出口总量的60%。当时,汉口是世界上最大的茶叶集散地,有“东方茶港”美誉。

1905年,随着西伯利亚大铁路建成通车,由汉口输俄茶叶线路发生改变,这条热闹了两个多世纪的万里茶道日渐衰落,至俄国十月革命爆发,成为历史陈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